我们是军人 2018/3/13 来源:国防时报

那年春节前几天,指导员突然叫我到他办公室,他微笑着对我说:“文书,你已服役第五个年头了,还没有探过亲,我们连队还有一个探亲名额,你今年就回家过年吧。本来去年你就可以回家探亲,你却让给其他同志了,看看附近连队有没有你的老乡要回去,赶紧准备一下,明后天就出发吧。”

其实我何尝不想回家过年?离别家乡已五个年头了,不知家乡变化怎么样,也不知父母身体怎么样。虽然经常通信,但书信的表达毕竟不是眼见为实呀。

我们是军人

我立即联系到一位隔壁连队的常山老乡,我们商定于第三天,即腊月廿六早上出发。

我们先到五公里外的陈家港乘车,然后到淮阴转车,于傍晚点灯时分才到南京火车站。我们先买好火车票,是次日凌晨一点半开的火车。然后,就到附近的小店里用晚餐。趴在座椅上小睡时,朦胧中听到嘈杂的声音,我睁眼看到人们纷纷向站台涌去,一看表已一点十五分了。我赶紧推了推老乡,急急忙忙拎着简单的行李,随着长长的队伍通过站台检票、上车。本以为我们的票是有座位号的,先上后上都一样。可当我们找到座位时,竟然被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坐着了,过道上也站满了人。

我们是军人

老乡拿着车票想让那两人起来,虽然理由很充分,可我还是示意他算了,因为我们是军人,理应给年纪大的人让座。为了军人的形象,却苦了两条腿,从南京一直站到衢州,足足九个多小时,两条腿酸得像越野跑了几十公里似的。

下车走出火车站,没想到又是另一番景象,茫茫白雪,地上足有十多公分厚的雪,天上仍飘着朵朵雪花。班车都停开了,只有几辆民营的面包车在揽客,虽然比往常高好几倍的价格,但许多为了回家过年的游子仍不吝啬几块钱。当我们挤上面包车时,一位老人艰难地背着行李,一边喊着“等一等、等一等”,一边拼命地追过来。只见他肩上背着个旅行包,左手提着个蛇皮袋,右手还拿着把雨伞和一个小包。看他气喘吁吁,行动缓慢,车上埋怨声四起,有的说反正已没座位了,让他搭别的车吧。见此情景,我和老乡立即下车过去,帮着老人拿行李,并搀着他上了车。老人一边说着“谢谢”,一边寻找座位,可车上哪有座位?没办法,我和老乡只好将他搀扶到我们的座位上,车上有人轻声说:“当兵的思想真好。”尽管声音很小,可我们听到了……(林华)

我们是军人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彦琳]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628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