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的初次旅行 2014/10/29 来源:国防时报
摘要:我小时候家里已经有私家车了,每到周末,父亲就开车带全家去离东京几十公里的游览区,如箱根温泉、江之岛、三浦半岛等。大家玩得挺开心——除了我以外。

我小时候家里已经有私家车了,每到周末,父亲就开车带全家去离东京几十公里的游览区,如箱根温泉、江之岛、三浦半岛等。大家玩得挺开心——除了我以外。不知为何,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晕车,坐进车里闻到汽油味就觉得不行了。所以,每次郊游对我来说,痛苦跟乐趣一样大。也许就是这个缘故,我从来没梦想过长大以后自己开车去远处。正相反,长大以后自己坐长途火车去旅行,才是我多年来的梦想。

我14岁那年的夏天,有了第一次独自坐长途火车的机会。那一年,父母为一对新人做了媒,而那新娘是长野县山区出生的。在东京办完婚礼后,新娘双亲邀请我们全家人去长野县度假几天,父母接受了。只是那年我读初中三年级,为了准备翌年的高中入学考试,早就安排好了暑假里参加补习学校的一些课程。我跟父母商量后决定,大家先坐父亲开的车出发,我则上完补习班后一个人搭中央本线快车前往长野县,在目的地火车站跟家人会合。

长野县有19世纪末欧洲传教士开发的避暑区,常常被少女杂志介绍。白桦湖、女神湖、清里、美丽原等地名,简直就是西方童话里出现的神秘场所,充满着醉人的各种想象。我非常高兴自己能够坐长途火车去浪漫的长野县。

从东京新宿火车站坐中央本线快车“梓号”前往长野县,大约是3个小时的旅程,需要事先订座位的。当年我父母去外地总是开车,对铁路事务完全陌生,到底在哪里买票都不大清楚。日本国铁的大规模火车站设有所谓“绿色窗口”,跟一般窗口分开,专门为长途旅客服务。由于当时的“绿色窗口”看起来跟航空公司的柜台一样难以接近,信奉放任主义的父母不愿意处理这种事务,我只好一个人处理订票事宜了。我到家附近唯一设置“绿色窗口”的高田马场站,平生第一次前往那神秘的柜台,很紧张地跟售票员说了旅行的日程和列车班次等。当时心中着实担心:如果人家说出我听不懂的语言可怎么办?结果呢,一切都非常顺利。售票员讲的果然是普通的日语。我根本没有遇到任何困难,竟把看起来高贵无比的绿色对号车票拿到手里了。

现在回想,我的旅人生涯就是从那天站在“绿色窗口”前开始的。因为旅行的本质就在于克服恐惧心,离开熟悉安全的日常生活,前往陌生的世界。相比之下,3个多小时的旅行本身留下的印象并不深刻。我只记得自己穿上跟《Non-No》的模特一样的睡衣般宽松的长袍,戴上系了丝带的大草帽,也提着用藤编的旅行箱搭快车,在4人座中靠窗户的地方占了位子。其他旅客问我是否一个人旅行,要到哪里等,我回答得不多,主要忙于为自己扮演杂志彩页上模特的角色。不过,实际上我挺紧张的,不知不觉之间开始打瞌睡,醒过来时发觉,自己的口水湿透了长袍的大腿部分。在陌生人面前出丑,怪不好意思的。

火车很快就抵达了长野县。我在检票处跟家人会合,乘坐父亲开的车,马上得面对晕车的痛苦了。模仿杂志彩页模特的时间维持得不长,在我梦里简直是飞逝而去,感觉其实也不怎么过瘾。最令我难忘的,倒是早几天鼓着勇气一个人前往高田马场火车站的“绿色窗口”,平生第一次从专门为长途旅客服务的售票员那里买票时心中感到的紧张,和后来拿到对号票而感到的满足。就是那种成就感让我对独自旅行上了瘾的。(据 乐读网)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三三]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16597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