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唯一能让彭德怀息怒的人 2019/6/19 来源:国防时报

在我军将领中,陈赓是传奇色彩较浓的一位,素有“幽默将军”的美称。这同他活泼好动、幽默风趣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

腿伤未愈 走上朝鲜战场

一八〇师惨败,彭总痛心疾首。1951年4月22日志愿军发动第五次战役,到6月10日结束,歼敌8万多人,是志愿军入朝以来消灭敌人最多的一次。迫使美国不得不到谈判桌上谈和。7月13日的美国报纸《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不得不承认:“一个美军司令官,在美国政府的命令下,插起白旗,前去和敌人谈判,在美国立国以来的历史中,这是第一次。”但这次作战也充分暴露出志愿军装备与技术落后对于作战所造成的影响。在战役临近结束的时候,第三兵团所属的第六十军第一八〇师,由于遭美军飞机和机械化部队的袭击及领导指挥不当等原因,损失极为惨重。

他是唯一能让彭德怀息怒的人

陈赓大将:原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

第五次战役后期,根据美军的作战特点,彭德怀司令员于5月22日电令各兵团后撤时要留一个师至一个军的兵力,采取逐步后撤、节节阻击的战术,杀伤消耗敌人,掩护主力转移。

在后撤过程中,第三兵团所属的第六十军在北汉江南岸遭到美军特遣部队的割裂,处于三面受敌的不利态势。5月25日该军担任后卫掩护的第一八〇师抢渡过北汉江后,被美军机械化部队隔离在汉江以北,同军部失去了联系。彭德怀得到报告后,立即电令第三兵团速派第六十军第一八一师和第一七九师前去救援。5月27日拂晓,经过惨烈的浴血战斗,一八〇师的两路突围队伍以伤亡2/3的代价突出包围,越过公路,抵达鹰峰山下。全师指战员已不到2000人。然而在鹰峰山主峰上等着他们的不是一七九师和一八一师的接应部队,而是美二十四师的部队,一八〇师再次陷入包围。五三八团在团长庞克昌和参谋长胡景义的组织下,把全团班干部以上的共产党员集中起来,组成突击队,全部带上冲锋枪,攻上主峰东侧东台山高地。五三九团团长王至诚和政治部主任李全山集中全团能战斗的干部战士组成5个排,夺下了主峰。一八〇师与六十军再次请示进一步突围方案,军长韦杰亲自上机:命令集中向史仓里方向突围,军部派部队接应。

5月28日,在黑夜大雨中,一七九师的接应部队没能赶到史仓里。在彻夜苦战中,一八〇师最后的400名指战员编成三个突击连,在师长的指挥下向西北突围。连续突破三个阵地后,这支不断突围不断拼杀了整整十天并断粮了三天的部队,在最后一个阵地——128.6高地前,耗尽了最后的力气。至此,为了坚定不移地执行掩护任务,一八〇师建制基本打没了。师长郑其贵命令分散突围。根据战后《一八〇师突围战斗减员统计表》载,此役一八〇师负伤、阵亡和情况不明的总数为7644人。彭总得到战报,痛心疾首、气愤填胸。

1951年4月,陈赓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8月,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入朝协助彭德怀指挥作战。赴朝途中,他腿伤复发,留在大连治腿伤,得知一八〇师事,心急如焚。他不顾腿伤未愈,急忙离开大连,赶赴朝鲜战场。

彭总大怒 陈赓幽默圆场

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党委在伊川西北的空寺洞志愿军司令部驻地召开由各兵团司令员、政委和各军、各兵种的领导人参加的作战会议。彭德怀在会上作了关于如何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充分准备持久作战和争取和谈达到结束战争的指导方针报告。大家学习讨论了两天。

他是唯一能让彭德怀息怒的人

陈赓、彭德怀与邓华(左起)在朝鲜合影

第三天邓华作第五次战役的总结发言。接着彭德怀讲话,他非常坦诚地作了自我批评,然后高度赞扬了第十二军三十一师的九十一团和第九兵团的第二十七军等部队。当讲到第六十军一八〇师受损失情况时,他喊道:“韦杰、袁子钦来了没有?”韦杰、袁子钦急忙答应着站了起来。彭德怀大喊:“你们是怎么指挥的?把一个师都丢了!造成我军建军以来极少有的一个师遭到惨重损失!”他越讲越生气,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高喊:“韦杰,你这个军长是怎么当的?你们那个一八〇师,是可以突围出来的!你们为什么说他们被包围了?敌人的坦克、汽车沿公路从一八〇师前面过去了,敌人并没有发现,他们中间也没有敌人,后面也没敌人,部队完全可以利用晚上突围出来嘛!哪有这样惊慌失措地把电台砸掉,把密码烧掉的?像你这样的指挥员就是该杀头!”“郑其贵是怎么当的师长?作为一师之长,应该临危不惧,可是他……一定要撤职查办,军法从事!”

会议是从午饭后开始的,一直开到黄昏,中间没有休息。因为彭德怀在气头上,会场气氛凝重,没人敢吭气,邓华等几位副司令员很想缓和一下气氛,但不敢开口。于是邓华扯了下陈赓的衣服,悄悄对着他耳朵说了几句。因为大家都知道,陈赓和彭总有几十年深厚友谊,别人不敢和彭总开玩笑,但是陈赓可以。

于是,陈赓笑嘻嘻地站起来说:“老总,开了大半天会,大家都不敢动一下,我看他们的脸都憋红了,想出去小便都不敢,现在肚子里又提意见了,饿得不行啦。你发这么大的脾气,一定也累了。我建议是不是休息一下?让大家小便、吃饭,吃饱后再开会,你再接着批评,好不好?”彭德怀扭过头去,眼睛瞪着陈赓,陈赓还是笑着。终于,彭德怀明白陈赓的心意了,气也消了很多,说:“你陈赓肚子饿了,那就吃饭吧!”站起来就走了。

彭德怀离开会议室,大家才松了一口气,都对陈赓说:“陈司令,你可救了我们啦,我们真是憋着尿也不敢出去。”陈赓笑着说:“你们赶快去撒尿,不要一松气,尿到裤子上了。”大家都知道他爱开玩笑,凝重的气氛消失了,你一言我一语的热闹起来。

大家吃完饭,准备继续开会。这时,陈赓走进门来说:“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会不开了,你们可以走了。现在请邓华同志传达彭老总的指示。”邓华推让着:“还是请你说吧,不要客气了。”陈赓说:“好。刚才我们陪彭老总吃饭时,我们向他建议,暂时休会。老总要讲的,基本上都讲了。你们现在也不好发言了,也不敢讲了。叫你们回去开会,自己好好深刻总结经验教训,然后报告志司。彭老总同意了我们的意见。”

他是唯一能让彭德怀息怒的人

上甘岭高地

大家听后,都笑了。说:“陈司令、邓司令真理解我们的心情,真感谢你们救了我们啦!请你们报告彭总,我们回去后,一定认真总结,并写出书面报告。”陈赓说:“你们不要谢我们,以后都要打好仗,不要叫彭总生气就好了。”志愿军第三副司令员兼第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和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说:“陈司令,请你放心,我们有了这次教训,以后一定打好仗,向彭总报喜,那时请你和邓司令向彭总给我们请赏呀!”陈赓笑着说:“你们想拍拍马屁了,我可不买账。如果下次还开这样的会,我就先吃饱肚子,让你们挨饿,不帮你们解围了。”大家都大笑起来,纷纷敬礼告别。陈赓喊道:“王近山、杜义德,你们等一下,我随你们到兵团去。”

陈赓虽然担任了志愿军副司令员,但还兼任着第三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彭德怀一直留他在志愿军总部工作。陈赓到达第三兵团指挥部,下吉普车时拄着拐杖,腿还是一瘸一拐的。他一到,就会见干部,听取汇报,召集会议,询问情况,忙碌起来。干部们听说他来了,像是见了久别的亲人,个个面带喜色,到处传诵着:“这一下我们该打翻身仗了。”虽然第十二军受到表扬,别的部队也打得不错,但第六十军第一八〇师出的问题,使大家都觉得脸上无光。

当时志愿军司令部准备发起第六次战役,陈赓抓紧了第三兵团的各项准备工作。当然对第一八〇师的问题,要做严肃处理。他对此事件批评得很严厉,各级都作了认真的学习检查,总结经验教训,订立改正措施。但是最后进行组织处理还是很宽的,对师长郑其贵只是撤职,并没有送交军法处,而是将他送回国,分配到东北一个军分区任副职。陈赓和彭德怀商量后,也没有撤销该师番号,而是重新组建,仍归第六十军建制。

深入调查研究 指挥“坑道战”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陈赓从1950年11月至1952年6月六渡鸭绿江,先后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志愿军副司令员、志愿军代司令员等职,为朝鲜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他是唯一能让彭德怀息怒的人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依托坑道工事,对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指挥的南朝鲜(韩国)军进行

陈赓入朝时面临的局面是:中朝联军经过五次战役,把敌军赶回三八线附近,扭转了战局。但是,由于美军掌握了制空权,志愿军战线越往南移,供应越困难,两翼越暴露,敌军之登陆威胁大,故不得不转入战略防御。这样,朝鲜战争就呈现出僵持局面。经苏联提议,交战双方商定于1951年7月10日开始举行停战谈判。从此,朝鲜战争便以军事斗争与外交斗争相交织的方式进行着。

陈赓是个非常注重调查研究的人,一过鸭绿江就想尽办法多方了解敌我军情,到了志愿军司令部更是抓紧时间做这方面的工作。到了第三兵团后,他通过和各级干部座谈,调查研究,对朝鲜战场形势和美军情况又有进一步了解。他在1951年8月28日的日记中写道:“美国是整个帝国主义的支柱,政治军事都有一套,作战上非常客观,不守成规,善于变化。五个战役中,各有其花样。我们绝不能忽视,必须加紧准备,拼命训练部队,尽一切可能加强火力,改变战术;对它一点也不能松懈,然后才能将其战胜。”经过一段时间的实地考察作战情况,他全身心都凝结在战争问题上,根据所了解到的大量材料,沉浸在深深的思考中,盘算整个战局的发展,怎样才能进一步改善已出现的有利形势,探索在当前情势下对美军作战最适宜、最有效的方法和手段。深思熟虑后,陈赓写出了一个战术指示,得到了司令员彭德怀的极力赞同,并以联合司令部的名义发出:鉴于战争已从大规模的运动战转向两军相持的阵地防御战,要求构筑坚固防线,严防敌之登陆反攻。

后来,彭德怀因额上生了一个肿瘤,中央决定让他回国治疗,任命陈赓代理司令员。各部队在陈赓的亲自督促下,对1951年秋季防御作战中开始出现的坑道工事进行改进,到1952年夏季,一个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阵地防御体系已在全线构成。这些工事,有的近抵敌军几十米,既保障了攻击突然性,又使表面野战工事即便被占领,仍能坚守坑道配合预备队实施反冲击。这个对付优势装备敌人的重要战略措施之效用,后来被震惊中外的上甘岭战役雄辩地证明了。

1952年6月,陈赓回国创办军事工程学院。鉴于陈赓在朝的卓著功勋,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议会常任委员会特授予他一级独立自由勋章,这是朝鲜的最高荣誉。朝鲜内阁首相、朝鲜人民军总司令金日成设宴盛情款待了他,感谢他对抗美援朝战争的卓越贡献。

来源:《志愿军老兵回忆录》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鹏]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2052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