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陆战尖兵国际竞赛夺金 3天2夜不眠不休负伤 2017/4/12 来源:环球网
摘要:在巴基斯坦陆军“团队精神”国际竞赛上,中国参赛队和巴基斯坦两支参赛队分数均超过总分的80%,按照竞赛规则,同时夺得金牌。

 中国参赛队正在进行10公里负重越野。魏巍/摄

  4月8日晚,西部战区陆军某旅官兵整齐列队营区主干道两侧,热烈欢迎他们的战友——从巴基斯坦陆军“团队精神”国际竞赛上凯旋的11名陆战尖兵。

  在4月3日~5日举行的巴基斯坦陆军“团队精神”国际竞赛中,由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组成的中国代表队,与巴基斯坦、土耳其马来西亚英国约旦斯里兰卡6个国家的15支代表队同场竞技。最终,中国参赛队和巴基斯坦两支参赛队分数均超过总分的80%,按照竞赛规则,同时夺得金牌。

  巴基斯坦陆军“团队精神”国际竞赛,旨在与参赛各国交流班组战术技能,共享战斗经验教训。就像这项赛事的名字“团队精神”一样,按照竞赛规则,每个参赛队由1名上尉军官、2名士官、5名士兵组成,8个人分别担任指挥官、机枪手、步枪手、无线电操作手、卫生员等角色。另有两名预备队员和1名队长不参赛,可以随时替换受伤队员。

      竞赛连续实施3天2夜,8人组成的班战斗小组要完成夜间侦察、遭遇伏击、呼叫炮火支援、躲避军犬、定位导航、武装泅渡等31个课目。这是中国陆军部队首次参加这项国际赛事。

  竞赛竟然不打招呼提前开始了

  比赛开始前一天,按照主办方计划,由两名裁判带着各国队员去勘察场地。汽车在颠簸中行驶了近20分钟,他们来到巴方一座训练中心。

  然而,一下车裁判就要求卢志强等3名中国队员开始实施呼叫炮火打击课目考核。“竞赛竟然不打招呼提前开始了!”这让所有队员都有些意外。

  短短40分钟,卢志强等3名队员面对巴方全新的电子操作系统,凭借国内打下的基础,顺利进行测量操作,上报的打击坐标距目标点不到50米,巴方考官伸出了大拇指,卢志强的额头却渗出了汗珠。

  竞赛就这样出人意料地开始了!所有课目都被打乱,谁也不知道下一秒钟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下一个竞赛项目是什么。

  巴方提供的竞赛区域是一片山岳丛林,队员们从来没勘察过。丛林中有豺狼、野猪、毒蛇出没,参赛队员全部荷枪实弹,腰间挂着手雷。巴方裁判告知大家,在丛林中如果遇到险情危及生命,可自行开枪。

  除了各个点位上标有姓名牌的考官,巴方还安排了若干便衣考官,他们要么化装成放羊的牧民,要么“变身”打柴的樵夫,和原住民混在一起,时刻注视着参赛队的情况。如果发现参赛队没有敌情观念,不按战术动作行进,就会拍摄记录下来,交由裁判组酌情扣分。巴方裁判还会随机设置情况,考察各个参赛队的临机应变能力。

  竞赛第一天中午,中国参赛队就遇到了裁判随机考核。裁判指定队员马峰成为“伤员”,其他7名队员必须通过一个长约150米、直径70厘米的半地下管道,将“伤员”转移至管道另一侧的救护所内。

  这个狭长的管道从入口处看去黑洞洞的,前方出口隐约有一丝微弱的光亮,队伍按照2、3、2的顺序进入,前后两组负责警戒,中间3人搬运“伤员”。

  马峰说,从进入管道那一刻起,他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伤员”,管道内幽闭、黑暗、缺氧,加上里面情况不明,的确有点恐惧。作为“伤员”,他的腿脚不能使一点力气,完全要靠队友拖拽着前进。“100多米的距离,好像永远也到不了头”。不知道过了多久,前面的队员出了管道口,洞口微弱的光线才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

  在3天2夜的竞赛中,其他的参赛队偶尔会休息一下,只有中国队参赛队员不眠不休。他们说,上了战场,就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战斗任务,早1分钟到达,就意味着多一分胜算。

  在战场上,任何遗失的物品都可能暴露行踪

  “出国竞赛,就代表中国军队的形象,必须拼尽全力……”出发前的战前动员,旅政委杨岳辉这样激励大家,11名出国队员个个热血沸腾。

  竞赛第一天,连续走了十几公里山路,队员李鹏飞不慎扭伤脚,痛得蹲了下去。4名队员立即举枪对外,建立环形防御——战场上,他们随时可能受到敌人袭击,其他队员马上帮着处理伤口。

  喷伤药,打封闭,缠绷带,李鹏飞试着站了站,比出“OK”的手势,大家继续赶路。

  李鹏飞心里清楚,根据竞赛规定,每个参赛队允许更换队员,但要扣掉500分,而所有课目的总分值是2200分。“就算腿断了,也不能退出。”他暗下决心,绝不能拖累大家。在3天2夜的竞赛中,他打了4针封闭,坚持完成了所有课目。

  参赛队员赵世朋在渗透课目中也受了伤。在丛林中“渗透”,走在队伍最前方的赵世朋担任小组的“眼睛”,他利用指北针和地图判断方向,指引行军路线。

  按照竞赛规则,只有走到指定的点位上才能接受相关课目的考核。方向走错了,就会浪费整个小组的时间,影响最终成绩。赵世朋丝毫不敢大意。

  走在荆棘密布的丛林里,他的作战靴突然被尖利的荆棘扎穿了,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底直达脑神经。赵世朋闪身躲到茂密的荆棘丛中,脱下作战靴把尖刺拔出来,简单用碘伏一擦,穿上靴子继续行军。

  竞赛最后一天的第一个课目是10公里急行军,参赛队需全副武装,用担架运送1名60公斤重的模拟伤员在高低起伏的山地上越野,80分钟内完成可获得满分。按照比赛规则,每间隔半小时出发一个参赛队,中国队是第3个出场。

  行军最初的路程是一段持续的上坡,前面的参赛队都是走上高坡,中国队一出发就跑起来。“为了取得好成绩,必须节省时间!”队员刘近回忆说。

  那时,竞赛已经连续实施了两天两夜,大家又饿又累又困,体能、意志都快到达极限。“可一想到我们代表着中国军队,饿、困都忘了!”

  在接近终点时,中国队竟然超过了提前半小时出发的第二支队伍。通过终点时,中国队的成绩为76分钟!获得了第一名。巴基斯坦裁判伸出大拇指,连声说:“Chinese good!”

  中国队的实战意识也受到外国参赛队的好评。在战场上,任何遗失的物品都可能暴露行踪。3天2夜的竞赛中,中国队队员都随身携带一个黑色塑料袋,所有的食物包装、生活垃圾全部装进袋子,人员粪便也会就地掩埋,巴方裁判称赞说:“China Professional!”

  只要处置符合实战要求,就能获得高分

  对领队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王炳军旅长来说,这次竞赛最大的感受是“对战术的考核远远大于对基本技能的考核”。在课目设置中,除了10公里急行军和轻武器射击,剩下的29个课目都没有固定的评判标准,由有实战经验的巴方裁判进行评分。对他们来说,只要处置符合实战要求,能向裁判阐述这样做的战术理由,就能获得高分。

  武装泅渡课目让参赛队员刘近记忆犹新:“这个课目有太多想不到。”前期了解到的规则是白天泅渡,可竞赛当天课目被临机调整到晚上举行。

  夜间泅渡,意味着前期训练中的手语失去了作用,为了防止被“敌人”发现,队员通过荧光棒传递信息,这一做法获得巴方裁判的肯定。

  当时,中国队两名队员想要脱掉外套武装泅渡,可巴方裁判却要求他们必须穿着迷彩服过河。理由是战场上要保持随时进入战斗状态,过了河再穿衣服会影响投入下一场战斗的时间。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刘近说。丛林行军,为了防止被“敌人”发现,不能走现成的路,队员只能在荆棘中开辟通路秘密“渗透”。在呼叫炮火打击课目中,队员不仅要上报目标的性质、坐标、距离等常规参数,还要上报目标种类、弹药基数等炮兵专业诸元信息,这就要求队员平时要注意学习其他兵种专业知识,不能仅仅局限于单个兵种领域。

  在王炳军看来,这次竞赛的最大收获不是一枚枚金灿灿的奖牌,而是对战术训练在实战化训练中地位的深层认识。竞赛归来,他就会同旅作训部门,将这次竞赛的收获、反思写成报告,及时提供给上级参考。参赛的8名队员也被安排为教练员,将向全旅所有连队授课,在全旅范围内传授竞赛场上收获的战术思维。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彦琳]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1390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