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守志: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奠基人 2017/9/2 1 来源:国防时报

向守志将军从南京军区司令员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一直过着丰富多彩的离休生活。他身躯挺拔、谈笑自如,宛然是一个蔼蔼长者,彰显一代儒将的风范。这位参加过万里长征、三次踏过茫茫草地、多次爬越皑皑雪山的红军老战士,已有70年的戎马生涯。他欣然接受采访,讲述了自己传奇般的军旅生涯,表达了一个老党员、老战士对党、国家和军队的无限深情。

1946年春,与夫人张玲照于河北邢台


    难忘第一次见到毛主席
    长征时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的情景,向将军历历如昨:
    “1935年3月28日夜,徐向前指挥我所在的红九军与红三十军、红三十一军主力,兵分三路,强渡嘉陵江天险,继续向西挺进,拉开了红四方面军长征的序幕。
    “为了早日与中央红军会合,我们几乎是天天在行军,天天在打仗。长时间的行军打仗,指战员们的脚都磨烂了,无论谁脱下草鞋,露出的都是一双血迹斑斑、溃烂流脓的脚。我的双脚也不例外,一路走来,肿痛难忍。最后只能把双脚用一层层布或稻草包裹着,没有多久,那裹脚布或稻草上就渗出了斑斑血迹。我肩上还扛着一挺重机枪,负荷就更重些。

1947年在豫西抢救搬运重伤员


    “有一次,队列中的一个战士在我前面摔倒了,枪托碰上了我的脚,我也跌了一跤。我赶紧站起来,先扶起那个战友。等他走了,我再起步时,才发现刚才那个战士的枪托把我的脚背砸得鲜血淋漓,每走一步如万箭钻心般的疼痛。我咬着牙,坚持跟上了队伍。
    “1935年6月18日,红四方面军部队终于迎来了历尽艰辛的中央红军。小金川岸边,我们红九军全体官兵穿戴整齐,像参加阅兵式一样站在道路两边。当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等领导同志率中央机关人员出现时,我们一边喊口号:‘欢迎中央红军老大哥!’‘庆祝两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一边鼓掌高唱着‘万岁!万岁!我们来会合!……’的欢庆会师歌曲。过去,我们在基层部队,虽然久闻中央红军和朱(德)、毛(泽东)的美名,但从没有亲眼见过他们。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毛主席。他穿着灰色棉大衣,身材高大,满头黑发被微风吹动,面带着微笑,不停地向我们挥手致意,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看见这热闹非凡的会师场面,回想起长征的日日夜夜,我真正懂得了什么叫长征,什么叫革命军人,什么叫革命英雄主义。望着红军战友们喜庆胜利的一张张神采飞扬的笑脸,我的心情无比激动。真可谓三军会师喜空前,山山水水尽开颜。至此,长征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我被团队选送进红军大学庆阳步兵学校学习,开始了全新的学习和战斗生活。”

1948年在淮海战场上,时任9纵队26旅旅长

 

战地婚礼 革命伉俪
    当我们提到向守志和张玲这对在我军的将军群里不多见的革命伉俪时,老将军深情地说道:“1944年,在太行山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里,我与张玲相识,随后在铁马金戈的军旅途中结成了相濡以沫的患难夫妻。”
    向夫人张玲,河南开封人,1919年出生,1935年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1937年12月参加革命,1938年入党。先后任东平县委常委、书记、宜宾市委书记、大学党委书记等职。1965年因病离休。
    1945年5月25日,向守志和张玲结婚了。向守志和张玲相识于太行区党委党校开展整风运动期间。1943年,太行区党委举办整风学习班,参加的对象主要是县团以上领导干部。据张玲回忆,参加学习班前她就知道向守志仗打得漂亮,不过当时太行山上战功赫赫的大有人在,她并没有特别在意向守志,两人只是一般认识。

1950年西昌战役后,与44师领导同志合影,左起:卫景廉、方文举、李明、向守志、徐彬


    整风开始时,向守志在二队,张玲在三队。向守志经常在大会上发言,张玲当时觉得奇怪,向守志怎么老爱发言啊。后来知道他要调到张玲所在的三队当队长,大家还挺紧张,不知道这个带兵打仗的人到底怎么样。谁知道向守志来到三队,看到张玲就问:“张玲,你也在三队啊?”张玲心里想,这人挺奇怪的,经常见面,他不早就知道了嘛,多此一问。
    同在一个队,向守志与张玲有了近距离接触。过了一段时间,向守志和一些正在学习的同志被调往前方打仗,临别前,向守志对张玲袒露心扉,希望两人能做朋友。张玲毫无思想准备,只认为向守志找她是谈工作,根本没想到向守志会说这个。仓促之中,张玲只答应要考虑一个星期。
    很快时间到了,张玲答应了向守志,还提出了一些要求:“我们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反对老婆主义和大男子主义;衣服各洗各的……”
    当年向守志到底有什么优点让张玲动心呢?说起来大家或许猜不到,向守志最关键的优点是:爱干净。在张玲眼里,向守志和许多不爱干净的男同志不一样,他勤洗手,衣服也都干干净净的,他那个牙缸都用块布盖着,怕落灰。
    艰苦的斗争环境和频繁的战斗生活,使向守志和张玲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就是不打仗,虽然住在一个县里,但中间隔着大山,平时也很难见面。
    1945年初,经刘伯承和邓小平同意,太行军区政治部批准了向守志和张玲的结婚申请。可一拖几个月,都没有机会举行婚礼。1945年5月25日,向守志带领全团官兵执行攻打昔阳县城的任务,路上遇到张玲,已是晚上6点多钟。两人当即商定,举行战地婚礼。
    结婚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向守志和张玲却没有邀请一个人参加,没有添置一件结婚用品。唯一的仪式是,两人面对毛主席像,立下革命到底、相伴一生的誓言。第二天一早,向守志就带着部队奔赴战场了。婚后,夫妻俩南征北战,东奔西跑,不能常在一起。有时在路上相遇,两人队伍走的却是相反的方向,话都说不上几句,就在马背上挥挥手,望一眼,继续前进。

1952年冬在朝鲜战场作笔记


    两度被任命为二炮司令员
    在1955年新中国的第一次授衔中,38岁的向守志被授予少将军衔。33年后的1988年,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亲自授予向守志上将军衔,他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17位新上将之一。
新中国成立之初创建于南京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今国防大学),是我军培养高级指挥员的摇篮。院长兼政委是刘伯承元帅。1957年8月,向守志进入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一班学习,学期三年。这一期学员大多数是军以上的将军和大校。
    1960年8月,从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毕业的第十五军军长向守志,被任命为刚刚组建的西安炮兵学校(二炮工程技术学院的前身)校长,该任命由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亲自签发的,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培养研究、掌握和使用导弹尖端武器专门人才的第一所学校。学校在1962年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工程技术学院,向守志任院长。
    1965年8月,由毛泽东点将,周恩来总理任命向守志为军委炮兵副司令员,主管导弹部队建设。1966年6月6日,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二炮领导机关,由向守志和李天焕负责筹建。1967年7月4日,毛泽东主席亲自签发任命书,由中央军委下达,任命向守志为第二炮兵司令员,李天焕为政治委员。
    向守志将军说:“我是首任二炮司令员。作为新组建的一个技术兵种,‘二炮’是指战略导弹部队,这个名字是周总理取的,以区别于传统炮兵(一炮)。但43天后,这纸命令又被撤消了。”
    向守志获任二炮司令员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大背景下。对于这项任命,林彪很不高兴,他让老婆叶群以他办公室的名义,打电话给二炮党委办公室,说:“向守志不是林彪的人。”于是,毛泽东主席签发命令43天后,向守志又收到了林彪签发的内容完全相反的命令——撤销对他的任命。
    任命撤消之后的遭遇是向守志未曾料及的。在以后的6年多时间里,向守志受尽折磨。这6年是在批斗、游街、隔离、劳动改造中度过的。而他的亲人也无一幸免。他与夫人张玲4年半不准通信。

1952年在朝鲜谷山阵地前,组织团以上干部进行沙盘作业,中站立执棍者为向守志


    1974年11月的一天,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召见已回炮兵(又称一炮)工作的向守志。在亲切交谈之后,叶帅说:“任命你为第二炮兵司令员这件事我是知道,撤消你的职务我不知道。”那时向守志感动得差点流泪。叶剑英元帅说:“我们考虑了好几个月,准备仍派你回二炮,还是担任司令员。怎么样?”
    向守志感到非常突然,停顿了一会,说:“与世隔绝地过了几年,各方面都拉下了一大截,还是去二炮当个副手吧。”
    就在与叶帅谈话的4个月之后的1975年3月25日晚,副总参谋长兼军委办公厅主任胡炜打电话给向守志,说:“叶帅说了,你明天就去二炮报到上班。”
    时隔8年之后,向守志再度出任第二炮兵司令员,并兼任第二炮兵党委第一书记。这一次,向守志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两年多。
    晚年生活 丰富多彩
    向守志离休后不忘“练脑子”,习字、画画、赋诗样样都爱好,还热衷于少年儿童教育和慈善事业。现在,他的起居作息像过去当司令员时一样,已经养成习惯了,晚上12点睡觉,早晨6点起床。向老说:“每天早晨,我洗漱后就在会客室里写字、画画,吃了饭以后看看报纸,我订了10多份报纸。”
    对多年来向老坚持写诗的事,大家都知之不多。其实每逢党和国家、军队的重大纪念日和重要活动,老将军都会欣然提笔,抒发情怀。

2003年11月,在江苏武进东安镇中心小学看望师生


    他写字追求格调高雅,大气雄浑,厚重朴实,柔中寓刚;绘画注重画风清新,意境深远,线条流畅,神韵自然。令将军特别欣慰的是,他的许多书画作品已被一些博物馆、图书馆、纪念馆及书画爱好者收藏。(据《军礼 军威 军魂》作者:张德  陈松鹤)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鹏]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298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视频 >>更多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