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路上,“鱼汤宴”鼓舞他们走出了草地 2019/8/8 1 来源:国防时报

作者:贾晓慧
人物小传
莫异祥,四川仪陇人。1919年出生,1933年参加红军,先后任护理员、司药员、卫生员、班长等职。参加了长征。随部队先后参加延安保卫战、解放大西北、辽沈战役等。1950年入朝参战,1957年回国,先后担任黑龙江省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沈阳军区卫生部副部长、大连第一军事医学院院长、沈阳军区后勤部顾问。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5年授予中校军衔,1983年副军职离休。

莫异祥,四川仪陇人
6月的一个上午,我在沈阳军区有幸采访了莫异祥老人,亲耳聆听他讲述那段难忘的经历。
难忘草地“鱼汤宴”
莫异祥1919年生于四川仪陇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日子过得很苦。1933年年底,他在家乡参加了红军,被分配到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九十三师二七九团当战士。由于年龄小,他主要在红四方面军总医院当护理员,平时工作就是熬药、送药、护理伤病员。那时医疗条件很差,药品极度匮乏。俗话说“三分治疗七分养”,领导就要求他提高护理工作的质量,让伤病员尽量减少病痛,早日康复。1935年,莫异祥从医院调到前方参加战斗。一次在战斗中,他腿部负了重伤,住在第三十一军九十三师师部医院,伤好后领导得知他曾搞过护理工作,就把他留在了医院。先后当了司药员、卫生员、班长。
1935年5月,莫异祥随部队翻越雪山后到了甘孜道孚。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部队准备过草地了,大家都忙着筹粮备战。过草地非常艰苦,吃的问题十分棘手。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何况战士们正值年轻长身体的时期,所以更是饿得不行。由于吃得少,战士们成天感到头昏眼花、四肢无力。为了生存,战士们就吃草根树皮,四处寻找野菜。当时,莫异祥所在的第三十一军二七九团特务连还肩负着收容掉队伤病员和一些体力不支的战友的任务,吃饭问题异常突出,于是他们每个人都绞尽脑汁、想尽各种办法让战友们填饱肚子。

莫异祥当时在三排,排长杨长万年长些,比较有生活经验。一天,他用缝衣服的针在火上烤红后弯成钩,做成鱼钩后用树枝绑上,前面放点儿炒面糊当饵料,去河边钓鱼去了。过了一会儿,杨长万就钓到3条草鱼。大家高兴得不得了,立即搬来一个大锅,架起来烧了满满一大锅水,简单收拾了3条草鱼,往水里面一放,再抓把盐往锅里一撒,煮起鱼来。
鱼在水里翻腾,大家围在一起,开心极了。其实那3条草鱼并不大,放在一大锅水中就显得更小了。那时全连几十个人,加上收容的10余名伤员,见有鱼汤,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先吃。指导员劝了半天,战士们每人才喝了一点儿汤,余下的鱼汤都送到了伤病员身边。
喝完鱼汤,大家顿时感到浑身有力,“鱼汤宴”给官兵以很大鼓舞。3天后,历尽千辛万苦的全连走出了草地,并以顽强的毅力走到甘肃会宁,与主力部队会师。他们在最艰苦的环境下相互支撑、互相帮助、团结一致、坚如磐石,凭着坚定的革命信念,靠着坚强的毅力走出了茫茫草地。
光脚过河痛难忍
走出草地后,部队来到包座休整,又经白龙江北上到了腊子口。此地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上级命令一定要攻下腊子口北上延安。一些战士腰间插满手榴弹,从险峻的一线天攀岩而上绕到山顶,居高临下用手榴弹发起猛烈进攻,打垮了敌人,为部队打开前进的道路。

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不久,莫异祥所在部队到达打拉池(在今甘肃省白银市境内)。
当时,河面已结薄冰,战友们在刺骨的河水中行军,冰碴在腿上划出道道血痕,大家都疼得直咧嘴。行军时怕敌人发现,不敢动炊烟,战士们只好喝水充饥。这喝水还有讲究呢,不能见水就喝,它分苦水(含硝不能喝)、甜水(可喝),如果不小心喝了苦水,轻则拉肚子,重则中毒甚至死亡。
离开打拉池后,莫异祥他们走到甜水堡一带(在甘肃省环县境内)。他记得,这里是沙漠地区,有十几户人家。三十一军军长萧克指挥部队准备好好打一仗,回击穷追不舍的胡宗南部队。
莫异祥回忆:“那一仗打得很激烈,我们伤亡很大。战斗从早晨开始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红军战士没地方吃饭,没地方喝水。战斗结束后,把牺牲战友的尸体用被单一裹,就地掩埋,继续向前走。”
之后便是夜行军。走了一夜,红军进入一个小村子,四处找东西吃,当地百姓打麦场里有一些荞麦、燕麦、糜子,战士们随便搓一搓,烧熟,就连糠带皮一起吞进肚子。当天下午集合号再次响起,军部命令刚休息了一上午的部队准备回击胡宗南的部队。莫老说:“那时候红军真是英勇无畏,强悍得不得了!”但第二次回击没找到敌人的踪影,只好向山城堡方向增援别的红军。
战事受挫激斗志
莫异祥所在的红第三十一军因河东作战需要,接军委命令留在河东,没有渡河,而是一路前行到了谢家堡。第三十一军后勤供给部的同志们将白布撕成条发给大家,让每个人都把布条绑在手臂上做标记。这个布条的另一个作用就是负伤时还可作为绷带用。军长萧克站在土包上给大家作动员:“1936年12月12号,张学良、杨虎城两位将军在西安发动兵谏,活捉了蒋介石。我们部队南下去西安援助他们……”

由于从河西走廊传来西路军战事受挫的消息,莫异祥所在的部队只能在平凉附近援助西路军。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收容返回河东的西路军战友。看到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战友们,大家的心情无比悲痛。他们走到甘肃,在援西军司令部听到宣读电报:“西路军已经到了祁连山,战争之残酷,部队已经弹尽粮绝、伤亡惨重,逼上绝路。”
电报一念出,大家一片唏嘘,刘伯承讲话也讲不下去了。昔日大家和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第九军、第五军以及妇女独立团、总医院的广大指战员们亲如兄弟,同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一起爬雪山、过草地,如今听到他们是这样的结局,战士们的心都碎了。面对无法挽回的事实,援西军留驻镇原,按党中央指示一方面发展陇东地区的党组织,广泛开展群众运动,另一方面开展部队训练,为奔赴抗日前线做准备。大家斗志昂扬,时刻准备着同敌人殊死决战。
回顾半个世纪的军旅生涯,莫老微笑以对。面对艰苦的战争环境,面对难忘的战争场景,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老人都能泰然处之,他的乐观精神令人肃然起敬。这就是先辈,这就是红军精神。

来源:《红星闪烁长征路》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鹏]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4236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