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关大捷未能抓到1个俘虏 鬼子宁死不降 2015/12/2 来源:环球网
摘要:1937年7月7日,是每个炎黄子孙都不可忘却的日子。

1文章选自《八路军新四军征战传奇》 作者:人民军队征战传奇丛书编委会 出版社:长征出版社

1937年7月7日,是每个炎黄子孙都不可忘却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深夜,北平西南距广安门只有20多里的卢沟桥,突然响起隆隆炮声,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

“七·七事变”的隆隆炮声,震惊了世界,也惊醒了中国人民;日本法西斯的种种暴行,更激起了4万万同胞的民族义愤。抗日战争自此全面爆发。

在关系到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历史关头,中国共产党迅速作出反应,事变的第二天即发表《通电》:全国同胞们!平津告急!华北告急!中华民族告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毛泽东、朱德致电蒋介石,要求全国总动员,并代表红军将士请缨杀敌。7月15日,周恩来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递交蒋介石,郑重声明:愿取消红军番号,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准备随时奔赴抗日前线。

8月22日,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宣布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下辖第115、第120、第129师,共4.6万人。10月21日,又宣布将南方八省十三个地区坚持游击战争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北伐名将叶挺出任军长,项英任副军长。下辖第1、第2、第3、第4支队,共1万余人。

在中国共产党的不懈努力和全国人民日益高涨的呼声中,以第二次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终于形成了。

为解救华北危局,八路军不待改编就绪,即在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率领下誓师出征,由陕西三原、富平经韩城地区东渡黄河,日夜兼程,挺进山西抗日前线。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民党军在消极防御的战略方针指导下,丧师失地,节节败退。防守宣化、张家口、大同等地的国民党军此时正纷纷退却,秩序混乱,华北大片国土沦陷敌手。而突然出现的整齐威武、斗志昂扬、纪律严明的八路军,勇敢地迎敌而进,宣传抗日救国纲领,号召各阶层人民组织起来抗战,犹如黑暗中的一缕明光,照亮了三晋人民。人们奔走相告,扶老携幼夹道欢迎,都将希望寄托在英勇挺进的八路军身上。

八路军并没有辜负民众的期望,入晋不久便取得了震惊中外的平型关大捷。

据当时在3营任排长的田世恩回忆:

当我带领全排冲到老爷庙坡下时,见前面有一个鬼子正往老爷庙那边跑,我就挺着刺刀拼命追。不想在我右边,藏在鬼子尸首堆里的一个鬼子正要向我开枪,这时突然从土坡后面跳出一位高个儿汉子,一下就抓住了那鬼子的脖子,那鬼子哇哇叫两声就老实了。我见老百姓也来参战,劲头更足了,紧爬几步追上逃跑的那个鬼子,一刀就将他刺下了山。不过,有的鬼子的刺刀技术确实不错,我后来遇到的一个鬼子个儿不高,动作非常熟练。来回几个回合不但没找到他的漏洞,反而把我的刺刀给挡弯了。正在这时,我的右肩膀被击中。那家伙见状以为有机可乘,向我扑过来,我顺势抡起枪托劈到那鬼子头上……

我们足足拼了半个小时,鬼子顶不住了,纷纷钻到车下,我们乘机直奔老爷庙。占领老爷庙的一小股敌人见我们开始往上爬,就机关枪扫个不停,沟里的鬼子也从后面涌上来。这时2营从侧面冲过来,消灭了涌上来的敌人。我们没了后顾之忧,继续前进。我带着两个班的战士冒着弹雨,匍匐前进,在离山顶不远处向敌人投弹。敌人的机枪哑了,他们就端着刺刀冲下来。有经验的人都清楚,这种依托阵地的反冲锋是很厉害的,但我们的人多,三五个战士对付一个鬼子,一个鬼子最少也要挨上两三刺刀。我们占领老爷庙后,居高临下进行攻击,打得沟里的鬼子无处藏身。

日军此时方才如梦方醒,明白了制高点的作用,急忙组织起几百人进行军团冲锋。脚穿皮靴的日军,爬山的速度极慢,在八路军的近战射击下,根本形不成威胁。

激战至下午3点,八路军发起总攻。鬼子再也顶不住了,纷纷溃败下去。这时枪声稀了,喊声也渐渐弱了,鬼子是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除一部突围外,被包围在沟里公路上的日军全部被击毙,居然无一人被俘。

这么大的伏击战没有抓到一个俘虏,在红军战史上尚无先例。可见日军的顽抗到了何等地步,双方搏杀的残酷程度由此可见一斑。时任第686团组织处股长的欧阳文回忆道:

战前我们给战士作动员,说是要优待俘虏,我们准备要抓1000个俘虏好送到全国各地去作展览。结果一个也没抓到,这时的鬼子还真有点“武士道”精神,到死都不投降。我亲眼看着我们团的一个副营长背起一个鬼子的伤员往后走,结果被鬼子把耳朵给咬下来了,气得旁边的一个排长一刀把那个鬼子的脑袋给砍下来了。

此役,第115师发挥了善于近战和山地战的特长,保证了战斗的突然性,以劣势装备一举击毙日军精锐板垣师团第21旅团千余人,击毁汽车百余辆、马车200辆,缴获九二式步兵炮1门、轻重机枪20多挺、步枪1000余支、军马50多匹,以及其他大批军用物资。

一位参加过平型关战斗的八路军战士回忆道:

长长的山沟里,到处都是被打翻击毁鬼子的汽车和大车,烧着了的还在冒烟,汽车上面和车轮下面都是鬼子尸体,有的还挂在汽车挡板上,从姿势看,显然是没来得及下车就被击毙了;半山坡上鬼子的骑兵,连人带马尸横遍地。死尸中间,有的是被我们战士用刺刀戳死的。横七竖八,倚躺仰卧,各式各样的丑态都有。公路上的汽车和大车还满载着弹药、装具、被服、粮食、饼干、香烟……遍地都扔着枪支弹药,鬼子兵的黄呢军服、大头鞋子、牛皮背包、水壶和饭盒……不可尽数,那大大小小的太阳旗,布的、绸的、写满字的、画了符号的,都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那一份份作战计划、命令、情报等机密文件如同给日军送葬的纸钱飘飞起落。附近山沟里的老百姓听说八路军把鬼子打败了,都欢天喜地地跑来帮助部队收拢和搬运战利品,运不走的汽车也点上把火烧了。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鹏]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1724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