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全军纪律大检查内情 2017/1/4 10:11:22 来源:国防时报
摘要:1986年全军纪律大检查内情。

文/张安山

1986年1月初,中央书记处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中央机关干部大会,号召中央党政军机关的全体党员、干部在端正党风方面作全国的表率。随即,中央军委提出,端正党风,军队要走在前头,争取在年内实现军队中党风的根本好转,并决定在全军开展财经纪律大检查。
财经纪律大检查
的政治意义
      中央军委副秘书长、总后勤部部长洪学智任全军财经纪律大检查领导小组组长。1986年3月5日至11日,全军财经纪律大检查工作会议开了7天。会议期间,洪学智对全军财经纪律大检查进行了动员部署。
      首先是精简整编中的财物管理问题。洪学智首先列举了在这个问题上出现的种种不良现象:少数单位乘精简整编之机,私分私占公款公物,擅自处理营产、装备、器材。有的撤销合并单位,私分公款,包括政工费、维修费、生产费、公务事业费、福利费,甚至还有党费;有的私分私拿公物;有的擅自变卖营产,乱砍乱伐营区树木;有的借调动工作之机,化公为私,带走公物,请客送礼,大吃大喝,贪占公家财物;有的乘交接之机浑水摸鱼,伪造账目、凭证,贪污盗窃;有的私自处理退役汽车,把坏车留在编内,把好车卖掉;有的甚至哄抢营产营具,破坏公共财物。
      公司经营也是一个问题。在1984年下半年至1985年上半年这段时间内,公司办得太多、太滥。据不完全统计,大大小小有上千个。经过清理整顿,撤销了一批,但有的是“明撤暗不撤”。
      海南岛倒卖汽车案,有好几个军队单位卷了进去;福建晋江地区制造假药案,部队有几个家属工厂也卷进去了。
      地方被骗钱的单位和人员中,有的给军委领导发电报要求协助追款,有的拖家带口到部队哭诉要钱,影响很坏。总后某物资局同地方一家皮包公司签订买旧船合同,根本不看有没有船,就让人家骗走1100万元。类似这样严重的事例还有不少。
      生产收益的分配使用问题。少数单位不是把生产收益主要用于补助部队生活,而是当做“万能费”滥支乱用,为少数人谋私利。有的单位生产收益不入账,私设“小钱柜”,隐瞒开支去向。生产收益等预算外经费,在某些单位成了搞不正之风的一个重要经济来源。
      洪学智说:“这些问题尽管只是发生在少数单位、少数人身上,如不坚决纠正,就会腐蚀我们的队伍,毁掉一批干部,败坏我军声誉,严重妨碍军队改革和建设的顺利进行。因此,在全军开展财经纪律大检查,不仅具有重大的经济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
8000个检查组
查处违纪违法问题
      全军财经大检查采取的主要方法,以自查为主,单位自查和上级检查相结合的方法。为此,三总部、军委纪委等单位抽调一批干部,还有部分退下来的老同志参加,组成15个检查组分赴各大单位开展工作。凡是弄虚作假、涂改账目,搞“两本账”、销毁凭证、设置障碍、对抗检查的,要从重处理。
      检查的重点,是军以上领导机关、问题比较多的单位和公司。军委派出的检查组,主要是检查各总部、各大军区、各军兵种领导机关及其直属单位,有重点地抽查问题比较多的军、师单位。
      查处的重点问题,是经济领域中的违法乱纪问题,特别是那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的问题。对假公济私、化公为私,贪污盗窃,以及投机倒把、虚报冒领、截留挪用,擅自处理营产和装备等给国家造成严重经济损失问题的,要一件一件查清楚,严肃处理。对于党委集体决定的违纪违法问题,首先追究党委书记的责任,还要追究出点子的人的责任。   
      在检查过程中,要把握政策界限,划清在改革中因经验不足、业务不熟悉造成的失误,与钻改革的空子,为个人或少数人谋私利的界限;划清一般的违反财经纪律、搞不正之风,与贪污盗窃、索贿受贿、敲诈勒索等经济犯罪的界限;划清为部队解决问题而超出标准、规定,与利用职权中饱私囊的界限……总体原则要求,在指标要求上不作硬性规定,既不能主观认定没有什么问题可查,也不能硬性规定非要查出多少大案要案不可。在时间上不搞“一刀切”。
      1986年9月29日,洪学智在军委召开的全军大单位负责人会议上,对全军财经纪律大检查的情况进行了初步的总结:全军共抽调近3万人,组成8000个检查组,检查了1.45多万个团以上单位。截至9月10日,共查出各种违纪违法问题8467件,涉及8558人。
      通过近7个月的检查,基本查清了违反财经纪律的主要问题,严肃处理了一批违法违纪案件,并从中汲取经验教训,有针对性地进行了整改,中央严肃批评的用公款请客送礼、游山玩水、滥发奖金补贴、私分公款公物、擅自购买专控高档商品以及滥办公司经商等几股不正之风,在全军已基本刹住。
经商毁掉一些干部
      对军队的生产经营活动,洪学智一直强调要健康发展,起到补助部队供应,减轻国家负担;增加社会财富,支援“四化”建设;培养军地两用人才;为编余干部和干部家属提供就业岗位等作用,真正做到利国利民利军。但生产经营的发展却出现了诸多问题,尤其是部队经商的秩序越来越无序和失范,弊端越来越明显和突出,在财经纪律等方面暴露出的严重问题可谓触目惊心,偏离甚至背离了健康发展的轨道。
      1986年6月17日,洪学智在全军财经纪律大检查汇报会上提出:“从各单位汇报的情况看,盲目经商办公司,在经济上造成了重大损失,在政治上毁掉了一些干部,败坏了部队声誉。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付出了代价,应当从中汲取教训。”
      1986年7月2日,洪学智在全军端正党风、整党情况汇报会议上提出:“部队要搞好生产但不准经商。军队办公司问题很多,看来各单位以不办为好。前段初步查出,全军在办公司经商中上当受骗案件有273起,受骗金额约1亿元,由于盲目采购,积压呆滞物品占款1亿多元。”
      “空军某航校一团综合服务公司乱用人,聘请两个地方刑满释放人员为业务经理,发给部队工作证,使他们得以胡作非为。这两个人搞了大量诈骗活动,签订合同、协议100多份,涉及金额之大,令人吃惊。现在这两个人已被逮捕,列入了全国的大案要案。”
      “许多事实证明,部队办公司经商,不仅在经济上造成损失,而且在政治上毁掉一些干部,影响很坏。军委领导同志说,军队办公司经商确实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付出了代价,应当从中汲取教训。军以下部队不准办公司经商,军委早就有明确规定。至于各军区、各军兵种的公司还要不要继续办,在这次会议期间征求了各大单位的意见,大家认为不办为好。”
      1986年7月10日,洪学智在广州军区党委扩大会议上强调指出:“军队的生产一定要搞好,但不准经商。这两年,军队办了不少公司,有的向钱看,想发洋财,结果洋财没发到,反而被别人骗了。全军被骗去的钱近2亿元。在经商中,有的干部倒买倒卖,有的贪污受贿,教训太深了。所以,今后军队不准经商,公司一律收摊子,但一定要收好,要千方百计把被骗去的钱收回来。”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车厘]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1690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视频 >>更多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