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声怒吼退敌军:访巴中失散老红军强德义 2019/4/9 1 来源:国防时报

四月的巴中南江,细雨蒙蒙。乡下的机耕路一片泥泞,一步三滑。

国防时报记者在南江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优抚股长杨军的陪同下,经近2小时的山路跋涉,来到了家住南江县双桂乡马桑村101岁高龄的失散老红军强德义家中。眼前的强老,头戴灰棉帽,脸上架一副黑框眼镜,步伐蹒跚,靠拄着的两根竹棍作拐杖行走,但是精神仍是矍铄的。

对着老人的耳边“吼”出来意后,强老欣慰地笑了,让其儿子翻出政府给他颁发的长征胜利70周年和80周年的金质纪念章,美美地戴上,然后冲记者大声地说:“好了,开始吧!”

〔初心不改忆峥嵘〕三声怒吼退敌军:访巴中失散老红军强德义

▲101岁高龄的巴中失散老红军强德义

80多年过去了,强老的思路仍然清晰,回忆起当红军的日子,老人十分感慨:“现在和以前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今天的祖国能如此繁荣富强,我们看着就高兴。但是不能因此就忘记历史,只有铭记历史才会更懂珍惜现在的来之不易。”

洒泪别父追红星

1918年8月30日,强德义出生在一个穷苦农民家庭。长到七八岁时,便给当地的地主家放牛,吃不饱穿不暖,还经常挨打。好不容易熬到1932年,14岁的强德义终于迎来了自己“转运”的日子。

1932年12月17日,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217团奉命从西乡南下,翻越风雪弥漫、巍峨雄伟的大巴山,于18日占领四川通江县北端的两河口。击溃守敌一个营,在此建立了川北第一个临时苏维埃政府。

“通江那边有了我们穷人的队伍,他们在那打土豪分土地,是一支菩萨军哩!”强老回忆说,通江“闹红”的消息不胫而走,让巴中人民甚是惊喜,纷纷投奔。“我经常被地主家的儿子欺负,听闻红军到了通江,我便萌发了想去通江参加红军的念头,和父亲一讲,他并不反对。他说,参加红军兴许是一条活路。那晚和父亲道别时,他哭了,很长时间没说一句话,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过了好一会儿,他止住泪,掏出身上仅有的一个银元塞给我,拉着我的手说:去吧,德娃子,听长官的话,好好干,别记挂我。望着父亲的眼睛,我的心里热乎乎的。那时也说不出更多的话来安慰父亲,我们父子俩相对流了一阵子眼泪,就告别了。”强老动情地回忆说,他一路艰辛地从南江走到通江时,脚上的一双烂草鞋早已磨光,只好光着脚走路的他脚上起了好几个血泡。

〔初心不改忆峥嵘〕三声怒吼退敌军:访巴中失散老红军强德义

▲通江两河口的红军纪念雕塑

见到红军后,他被编入童子团,负责送信、查路条、运粮征粮等任务。

个小分到半截枪

1933年1月23日,红军在广大群众的热烈欢呼声中,解放了川北重镇巴中县。1月30日,终于将敌全部要点占领,敌军全线溃退,南江宣告解放。随后,红军在广大劳苦群众的热烈拥护、积极支援下,全歼敌3个团,击溃8个团,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大好形势下,不甘老待在童子团的强德义耐不住了,他找到一位红军连长,要求“转正”为红军战士。

红军连长见他个小,于是指着他的通信员对强德义说:“你跟他赛跑,你要是赢了他,我就带你走,让你接他的位置。”强德义就拉着那个通信员去赛跑,因为从小放牛,爬山跑路不在话下,强德义很轻松地赢了通信员,连长才同意他加入了红军。

加入红军后,强德义又郁闷了,为啥?

“因为手中没有武器,感觉似乎还不如童子团带劲,在那好歹有一把马刀。当通信员,背个布口袋,一个小本子,其他啥都没有。我心想,没有枪没有刀,空着两只手算什么红军嘛!”强老说,有一次他壮着胆子问老兵要一支枪,老兵告诉他:“红军战士哪有要枪的,得到敌人手里去夺。你不要急,等着打仗,打完仗你就有枪了。”

〔初心不改忆峥嵘〕三声怒吼退敌军:访巴中失散老红军强德义

▲红军在四川期间使用过的轻机枪(资料图)

终于,一仗胜利后,连里缴获了几支枪,强德义跑到连长那,死活闹着要,连长莫法,只好给他一支,外加12发子弹,但是他个子小,所以分给他的是一把最短的、断了半截的枪,好在还能使。

三声怒吼学张飞

1935年1月,红四方面军已发展到8万多人,加上独立师等共有10万余人,部队素质和战斗力都有很大提高。为冲破蒋介石的“川陕会剿”,实现“川陕甘计划”,决定攻击广(元)昭(化)之敌。

“1月26日,我们包围广元城的红军开始攻城。29日,占领乌龙包制高点后,我们凭有利地势向城中射击。此时,城中大乱。丁德隆严令城中百姓将家中瓦罐装满石灰,竹竿上裹上棉花,浸上煤油,在城墙下面待命,以防我们越墙入城。30日拂晓,丁德隆又令民团守城,自己带领城内主力出城,组织敢死队反攻乌龙包,战斗异常激烈。我们红军因装备较差,弹药供应不上,致使乌龙包阵地失守。”强老回忆说,他所在的部队被困了七天七夜,由于寡不敌众,全连战友一个个先后战死,打到最后,指挥他们的唯一一个排长也受伤了。“平日里,这个排长同我关系最铁,我见此将他背在身上急送战地医院救治。然而,第二天,我才吃过早饭,敌人就包围了过来,他们叫嚣着直往医院冲上来,驻守医院的一个连当即开火进行殊死抵抗。但没过多久,子弹就打光了,敌人高喊着‘抓活的,大大的有赏!’疯狂地涌进医院,我们没有办法,只有捞起大刀与敌人进行肉搏。”说到这,强老不禁哽咽起来,几滴浑浊的眼泪滚落下来,他说敌人越涌越多,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他在防守保护排长之时,还要保护几个女护士,刀也砍钝了。一眨眼,又有八个敌人将他逼到一个角落,退无可退,只有奋起一搏。只见他大吼一声:“杀!”一跃而起,首先将一个冲到最前的敌人砍下脑袋,趁余敌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左冲右突,一鼓作气接连砍死六个,剩下的两个胆怯了,扭头想跑,他快步冲上,先将两人腿杆砍伤,再先后各补一刀,彻底送他们去见了阎王……

才杀虎豹敌,又来豺狼军。

强老刚想背着排长,带着几个女护士撤退时,不料又有一股敌军冲上来了。他见状不妙,将头上的军帽摘下擦拭滴血的大刀,冲到医院大门口,横刀怒吼学张飞:“不怕死的,尽管来!红军爷爷超度你们见阎王!”他狂吼三遍后,居然也达到了张飞三声怒吼吓退百万曹军的效果,敌被其吼声震慑住,纷纷掉头退了下去。

〔初心不改忆峥嵘〕三声怒吼退敌军:访巴中失散老红军强德义

▲百岁高龄的强老身体硬朗,不仅讲话声音洪亮,走路也不要人搀扶

敌人退走后,强老“卟”的一声栽倒,人事不省。

后续战友将他救下时,才发现他俨然已成血人,面部也是血肉模糊,分不出鼻子和眼睛。最后清点人数,驻守医院的红军一个连130人,幸存下来的只有42人。

回到部队后,医生给强老进行了细心的治疗,发现受伤3处,肚子上与右腿上各一处,额头上一处,被削了一块肉。伤口治愈后,强老额头上却留下了一个永远也无法抚平的伤疤,直到今天这个伤口在阴雨天都会隐隐作痛。可每每谈到它,强老觉得这伤疤不仅是痛苦的回忆,更是一种自豪的象征。

令他遗憾的是,正当广昭战役进行得十分激烈的时候,1935年1月22日,中央军委来电,要求红四方面军先破川敌,集中全力向西线进攻,策应中央红军北上。为此,红四方面军停止与“胡宗南部的角逐”。况且广元、昭化两城守敌的粮食和弹药准备相当充足,难以迅速破城,胡宗南凭坚固守,意在消耗红军实力;邓锡侯部5个旅也已逼近广元和昭化,威胁红军侧背安全。红军权衡利弊后撤兵,结束了广昭战役。

而更令强老遗憾的是,在部队送他回老家养伤之际,中央红军与第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却踏上了北上抗日的道路,他的红军生涯至此宣告结束——1991年8月,经组织认定,将他定性为失散红军。

〔初心不改忆峥嵘〕三声怒吼退敌军:访巴中失散老红军强德义

▲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资料图)

来源:国防时报

记者:唐雪元、李 超、吕佳俊

摄影/摄像:李 超、吕佳俊

编辑:赵 宇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鹏]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876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