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雨中持枪冲上泸定桥 2016/4/2 18:27:32 来源:国防时报
摘要:弹雨中持枪冲上泸定桥。

 

主人公小传:王茂全,江西省庐陵县(今吉安市吉州区)曲濑乡人。1911年生,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长征。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先后担任红一军团第一军团班长、排长、连长,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历任营长、参谋长、团长、副旅长、副师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师长、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员、顾问。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  王茂全(口述)    王晓红  姜雨亭(整理)

井冈山的儿女 五次反“围剿”的见证者
    生长在江西省吉安县瓦桥村的王茂全,早年受到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星火燎原之势的影响,1930年就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那时他的父亲早已去世,母亲也在他参加革命后再也没有相见过,年仅20岁的他,就毅然和同村的六位有志青年,投身革命,而遗憾的是其他六位战友最终都没有看到新中国成立的胜利曙光。1933年,王茂全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先后担任红一军团第一团班长、排长、连长。在当时,随着蒋介石对中央苏区日益疯狂的围剿,王茂全参加了全部五次的反“围剿”战争,并成为了幸存者,最终随工农红军踏上了漫漫的长征之路。
     万里长征之路 飞夺泸定桥的英雄排长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正是抱定了这样的革命信念,王茂全和其他红军战士一样,一次次经历了生死的考验。长征途中,他是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一师二营机枪排排长,每次战斗,他们排20多人总是冲在最前面,掩护主力部队突围。
    “一开始,我们的武器是猎枪,后来逐步换上了从国民党收缴来的装备。”提到长征,王老说是王明的错误思想使红军被迫走上了长征。“那时,根本就不知道要转移到哪里去,怎样走、走多长时间,有一种‘逃’的感觉……”
    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的战斗让王茂全刻骨铭心,“太惊险!”1935年5月,红一军团渡过金沙江后,甩掉了蒋介石部队的尾追。但是,蒋介石也在大量调集兵力,企图将红军消灭在大渡河沿岸。
    王茂全老人说,大渡河两岸地形非常险峻,水流湍急,河面宽约百米,很远就可以听到激流的咆哮声,这是长征以来渡过的水流最急的河流了,比乌江、金沙江还要急。当时,大渡河上没有桥,也很难架浮桥;红军也没有大炮,当地老百姓都劝红军不要去送死,河水深,对岸有国民党军队。“但我们都说,我们能过去,绝不做第二个石达开。”
    王茂全所在的一师一团接受了强渡大渡河的任务,战士们在团长杨得志带领下急行军来到大渡河口的安顺场,当时安顺场有敌人一个营守在两岸。王茂全说,5月24日,红军第一次强攻并没有成功,牺牲了不少人。后来,夺得敌人一条小船,“小船是敌人民团营长带过来的,其他船早被敌人划到对岸去了。这条船还是一条坏船,修理后才能使用。”
    5月25日拂晓,强渡大渡河的战斗再次打响了。在迫击炮手和机枪连射手的掩护下,17名英勇的战士乘着惟一的一条小船,在惊涛骇浪中,冲到了河对岸,打垮了敌人的防御,占领了滩头阵地,并掩护后续部队一船一船地渡过河去。
    强渡大渡河后,紧接着又是一场激烈的战斗——飞夺泸定桥,这是当时大渡河上仅有的一座桥。
    由于船很小,每次只能上三四十人,红军靠这条船一次次来回摆渡渡河不大现实。当毛泽东等人知道渡河的困难情况后,决定迅速夺取泸定桥,以便保证大部队过河,到川西与红四方面军会合。此时此刻,敌人的五十三师已经渡过金沙江,向红军部队赶来。
    从安顺场到泸定桥有300多华里行程,要求两天半到达。沿河赶往泸定桥的过程中,河的对岸就是国民党的增援部队。“他们打算死守泸定桥,夜间都点着火把跑,我们骗他们说是‘自己人’。两支部队沿着河的两岸并排行走了很长的路程。”王茂全老人说,为了比敌人先赶到泸定桥,他们是一路跑过去的,很多人“摔倒了,爬起来,接着跑。”有些战士走着走着就睡着了,有的从路旁摔了下去。还有的战士干脆解下绑带,一条一条接起来,互相连在一起。
    在美国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大渡河的这段河面很窄。对岸是国民党军队的增援部队,他们和红军一样,也正朝泸定桥扑去,双方有时都能互相望得见。红军没有时间停下来吃饭,战士们空着肚子行军,饿了就嚼口冷饭团子。夜越来越深了,晚上11点,在一个叫楚梅的地方,杨成武看见对岸有火光,那是国民党的一个营,点着火把在赶路。怎么办?杨成武大胆决定利用刚缴获的国民党部队的番号和联络信号,他让号兵吹号,告诉对岸,他们也是国民党部队,刚消灭了一股赤匪。那边的国民党部队回答了他们。杨成武命令部队也点上松竹做成的火把。就这样,两支队伍隔河并行了十来英里。国民党军停下宿营了,红军仍继续赶路。
    到达泸定桥后,汹涌咆哮的江面上,只剩下了13根碗口粗的大铁锁链子,江面上9根,两侧各两根用来当扶手的铁索。29日下午,王茂全所在的机枪排22名战士,在对岸敌人的火力封锁下,一边在铁索上铺木板,一面匍匐射击前进。最终,红军战士冒着敌人的猛烈火力,攻占了泸定桥,艰难地取得了胜利。
    红军彻底甩掉了在后面追击的国民党中央军。
    过草地的艰辛 没有信仰挺不过来
    1935年8月21日,担任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红一师一团机枪连排长的王茂全跟随部队踏上了毛儿盖、松潘以西那片荒无人烟的草地。草地沼泽遍布,渺无人烟,被称为“死亡之地”。进入草地开始两天,终日阴雨连绵,夜间没有帐篷难以栖身,王茂全和战友们只得坐在泥地上,背靠背,互相倚持;撑起单衣,遮挡风雨。水草地的烂泥很深,王茂全一路走在队伍的前面,把草扒开开辟道路。一路上,那些漫无边际齐腰深的野草,掩盖着软如豆腐的沼泽。王茂全亲眼看着好几个战友掉进沼泽里,还没来得及拉,便消失了。
    王茂全说,长征途中补给跟不上,红军吃不饱、穿不暖是很正常的事。“每个人腰上围个米袋子,里面放的是青稞。青稞还未熟时就用火烧,青稞粒掉下来后,带着皮搓搓就成为‘储备粮’了。”食用时,用水一拌,“但只能吃半饱。”在山上和在没有人烟的路上,吃个半饱就是奢望了,很多战士都是因为缺少食物而掉队的。
    过草地时,野菜、野蒜、树皮、皮带等都没有了,战士们开始努力地寻找可以向胃里填的东西,但不能称之为“食物”。“
    “在那种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没有信仰挺不过来。”快80年了,回想过草地时的艰辛,王茂全老人记忆犹新。
    抗日战争创奇迹 解放战争更辉煌
    抗日战争时期,王茂全参加了反击日军“八路围攻”、平汉、正太、同蒲铁路破击战、黄土岭战斗、百团大战、晋察冀边区反扫荡作战。在一次对日作战中,王老将军正确而巧妙的运用战术,以自身一个团的兵力打赢了日军的一个加强团,这对于不可一世的日军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1938年8月初,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命令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到平西处理五支队司令员赵侗逃跑一事。杨成武接到命令,率二团二营和分区特务营直奔平西宛平斋堂。二营于8月8日晚来到房良一区霞云岭一带,营部设在王家台村。这个营共有四个连,其中两个连由营长王茂全带领驻在营部,机枪连由教导员郑汉亭带领驻在堂上村,另一个连由连长罗作飞带领驻在霞云岭村。当天夜里,霞云岭民团头子杨天沛、杨万芳纠集二路土匪千余人,包围了王家台村。在王茂全指挥下,尽管八路军数十名战士英勇牺牲,但突出了重围。
   解放战争时期,王茂全任晋察冀军区独立第四旅十二团团长,第一纵队三旅副旅长,第二十兵团六十六军一九八师副师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察冀军区独立四旅十二团团长,创造了以一个团的兵力歼灭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一个团的战绩。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车厘]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3885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