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牛娃到开国将军,他都经历了这些... (上) 2019/7/16 来源:国防时报

人物小传

任荣,四川苍溪县人。1917年9月生,1933年参加红军,历任宣传干事、侦察队长、股长、营教导员、农场政委、科长,团、师政治委员,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政治部副主任,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委员。后相继任军政治委员、西藏军区政治委员、成都军区副政治委员兼西藏军区第一政治委员,中共西藏自治区委第一书记、自治区革委会主任、区政协主席,武汉军区副政治委员。第七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十、十二届候补中央委员。第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从放牛娃到开国将军,他都经历了这些... (上)

任荣

2007年9月9日,秋高气爽,原武汉军区副政治委员、红军老将军任荣九十华诞宴庆时,宾朋满座。在欢乐的气氛中,有位老部下激情朗诵一首五言诗,诗云:

少小牧牛羊,华龄转战忙。

中年戍边塞,垂老进学堂。

诗朗诵活跃了寿宴气氛,任荣的一位少校秘书插话,说这首诗是老将军自己写的,是他上了老年大学后的学诗作业。秘书还评说,诗很凝练、形象,高度概括了老将军一生的经历,是老将军一生辉煌传奇的写照。

任荣出身贫苦,很早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在我党我军的长期教育培养下,在南征北战的艰苦磨炼中,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开国将军,为革命建功立业,值得赞颂。

少小牧牛羊

1917年9月9日,任荣出生于四川北部苍溪县彭店乡来龙村帽盔寨山区。童年时期,任荣是在军阀混战、捐税盘剥、地主压榨、佃农贫苦家庭中度过的。

任荣兄弟姐妹五人,他是长子。为生活所迫,他从小就拿起赶牛鞭,随着当长工的父亲给地主家放牛羊。有次天下大雨,他骑牛从被冲坏的田埂上走,牛很怕走得很慢。后面的一个放牛娃给他骑的牛一鞭子,牛受惊奔跑,把任荣从十余米高处摔了下去,幸好摔得不重。

任荣家几代人都是文盲。有一年,他家在九蛮洞租地主的地种。双方议定四六分成,地税由地主负担,但契约写成由客家负担。由于任家没人识字,到时间催款人跑来任家要税。任家找人说理,地主家以契约为证,有理的反而输了。

这件事气得任荣父母伤心地哭了一场,以此为教训,他们决定再穷都要让任荣上学识字,为的是能认识契约之类的东西,不再受骗受愚弄。

1933年农历五月,戴着红五星帽子的红军到了任荣的家乡。不久,任荣出席了龙山召开的共青团代表会议。会上,一位叫王大奎的宣传科长(红第三十军八十八师政治部)动员年轻人参加红军。任荣当时不满16岁,毅然带头报名参军。临行前,父亲连夜为他打了两双草鞋,让他带上。母亲为他缝补了一件蓝布长褂。第二天,全家人含着眼泪千叮咛万嘱咐,一直把他送到对面的山坡上。

万丈高楼平地起,任荣从此踏上了革命的道路。

华龄转战忙

(一)战斗在川陕

任荣参加红军,被分配到第三十军八十八师政治部宣传科任宣传员,做宣传鼓动工作、群众工作、瓦解敌军和收审俘虏。随即和部队战斗在川陕,参加了营渠、宣达战役,反“六路围攻”以及广昭战役并出师陕南。参战中,任荣受到了真枪实弹的考验,已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这里讲任荣执行侦察任务,机智勇敢取胜的一件事。

从放牛娃到开国将军,他都经历了这些... (上)

师部获悉达县西部山区的李家坝地区,有一百多名反动武装在活动。这是一颗钉子,必须拔掉。时任宣传干事的任荣,奉政治部主任汪加申之命,带了3名战士前去侦察,相机而动。他们沿途查访,查明李家坝的反动武装系李家区的民团,其团总家住镇上,团丁约一百多人,占驻镇后山脚下的寺庙,两者相距三四里地。

任荣一行于拂晓前潜入李家坝,以最敏捷的动作袭击了团总家,将正在睡梦中的团总抓获。任荣逼他下令团丁们缴枪投降,团总要求放他去寺庙做工作。任荣怕发生变故,就叫一个战士严加看守,待解决寺庙之敌后再做处理。

任荣带着另两名战士直扑寺庙,准备通过喊话劝说团丁们放下武器。当他们到达庙门时,被一名身背长枪、手持大刀的敌哨兵阻拦,不让他们喊话进门,并举刀向一名战士背上砍了一刀。情急之下,任荣纵步上前,紧紧抓住敌哨兵的手和刀,与之搏斗,将他推倒在水沟里。此时,受伤的战士也忍痛助战,另一名战士将敌哨兵的手砸伤,共同缴获了哨兵的枪和刀。任荣的手在搏斗中,被哨兵的刀割伤十多处,至今仍留有伤疤。

庙门前的搏斗惊动了庙内敌人,他们朝庙外射击。任荣他们奋力还击,并大声喊话:“缴枪不杀!红军优待俘虏!”敌人不明底细,乱作一团,纷纷向庙后的山林中逃窜。战斗很快结束,俘获民团一百多人及其武器弹药,抓了些土豪劣绅,还缴获了大批烟土和现金。 

(二)三次爬雪山过草地

1935年,红军北上抗日,经过二万五千里的艰苦长征,遭遇国民党部队围追堵截、飞机跟踪扫射轰炸,红军伤亡惨重。

在长征路上,任荣担任侦察队长(便衣队)。回忆怎样爬雪山、过草地,任荣说:“第一次爬的雪山,是海拔四五千米的红桥山。刚爬山时,骄阳似火,汗流浃背,如雨湿衣;爬到半山坡时,狂风大作,大雨夹着冰雹劈头盖脸直砸下来;快到山顶时,鹅毛大雪覆盖,氧气稀薄,步履维艰;下山时,刺眼雪光引起剧烈头疼脑涨;在两河口,我们迎来了中央红军。”6月12日,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在夹金山北麓的达维会师。

从放牛娃到开国将军,他都经历了这些... (上)

红军过草地

爬雪山如此险象丛生,那么过草地又是什么情景呢?任荣回忆道:“到毛儿盖,我调到红军大学学习。第一次踏进松潘草地,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天连着草,草连着天,没有人烟,没有飞禽,没有道路,偶尔见到少数野羊。地上全是软草丛,草丛周围是死水坑、烂泥潭,一脚踩到草丛中,就像踩在棉絮上一样,软绵绵、晃悠悠的。不少水坑水不深、泥层厚,稍有不慎掉进去,很快就会被淤泥吞没。还有暗河,表面上是小河,实际上是很深很宽、盘根错节的草根浮在上面,一不小心掉下去,人和牲口都有被淹死的危险。高原雨季温差很大,气候更是变化莫测,时而晴空万里、阳光灿烂,时而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时而冰雹骤降、大雪纷飞。”

第一次过草地走了5天,任荣因没有食物,脚被扎了个洞,且已发炎,体力不支掉了队。班里同志帮他扛走了枪,让他慢慢赶队。正当他病饿交加的当口,幸而红军大学班长邵明银派杨明臣等人接他。他们发扬阶级友爱精神,把任荣的东西背上,牵着他的手,一步一步地拔出泥潭。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终于赶上了队伍。

从放牛娃到开国将军,他都经历了这些... (上)

任荣讲到第二次爬雪山躲过一劫,要特别感谢首长的救命之恩,至今仍心存感激。

第二次爬雪山时,大约上午10点左右,刚爬到半山腰,任荣的肚子突发绞痛,连腰也直不起来,躺在路边直哼哼。这时,红军大学校政治部主任王新亭上来了,他叫任荣骑上警卫员的马走。快到山顶时,马也不能骑了,又让他拉着马尾巴慢慢走,一直上到山顶。下山时,王主任让警卫员扶他下山。走了一会儿,班长又派人来接他,王主任说:“险关已过,接你的人来了,你们就归队吧。”每每念及此事,任荣都感慨地说:“王主任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呐!”

本来,第一次爬雪山、过草地就千辛万苦了,可是张国焘要分裂中央,强令红四方面军南下川康边。任荣与所在部队不得不第三次爬雪山、过草地。讲到长征胜利结束,任荣颇为感慨地说:“就我个人来说,能经历三次爬雪山、过草地而幸存下来,主要是因为坚信党的正确领导。有党的正确领导,有坚强的政治工作,我们一定胜利。坚信我们军队是人民的军队,能够战胜一切艰难险阻而夺取新的伟大胜利。坚信真理能战胜一切邪恶,胜利属于信念坚定者。” 

(三)转战湘粤和热辽,参加辽沈战役

1945年夏,任荣所在的警备第一旅改编为八路军游击第三支队,由延安日夜兼程南下湘粤边,创建五岭根据地,不久进至河南渑池、洛宁、新安地区。日本投降,抗战胜利,全旅奉命急速北上,转赴东北,回击蒋介石撕毁重庆谈判协议、挑起内战;任荣随冀热辽军区转战热辽,随后于1948年参加辽沈战役。

从放牛娃到开国将军,他都经历了这些... (上)

辽沈战役

为了适应战略反攻的需要,任荣所在的旅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二十三师,他仍任该改编师六十八团政委。1947年秋季攻势作战,该团参加了多场战斗。在九关台门战斗中,直捣敌师部,俘获敌第二十一师少将师长、少将参谋长以下1000余人,缴获甚丰。战后任荣升任师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1948年10月,辽沈战役已进入决定性的关键时期。据悉,国民党军已有两个师抢占营口,已打通沈阳至营口的通道,准备让沈阳之敌经台安渡过辽河,向营口、葫芦岛乘兵舰从海上撤退。

八纵奉命封闭敌南逃之路。任荣带领第六十八团和师炮兵营为师第三梯队,沿海边田野和乡村小道直插台安、盘山之间的辽河渡口。经过一晚上急行军,于10月24日上午赶到渡口附近的黄家窝棚地区,即与敌人遭遇。他们随即以少数兵力阻击敌人,主力以四路纵队直奔辽河渡口,堵敌过河。

此时,敌炮兵向我前进部队猛烈射击,密集的炮弹像雨点似的倾泻而来,任荣被炮弹掀出几米远,倒在地上,左脚前掌被炸掉一半,血流如注。警卫员慌忙取出急救包草草包扎伤口。情况紧急,一刻都不能耽误,任荣令抬担架的战士把他及其他负伤的干部抬上,直奔第一线,并令部队全速前进,堵住渡口,决不能让敌人后退逃跑。

时间就是胜利。任荣不顾个人伤痛,坐在担架上指挥,赢得了时间,堵住了渡口。正在此时,本师的主力已截断大批敌人退路,敌军士气顿时瓦解,陷入绝望之中。敌军东撞西窜、乱成一团,纷纷成了俘虏。这是任荣所在的师团历史上最光辉的一页,已永载史册。

一棋先着,满盘皆赢。抢先堵住辽河渡口,阻敌南逃,加快了辽沈战役的胜利。至此,东北全境的解放指日可待。

来源:《红星闪烁长征路》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张鹏]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1685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