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雄鹰”的客家骄子 2016/4/1 1 来源:国防时报
摘要:爱上“雄鹰”的客家骄子。

主人公小传:杨思禄,江西省于都县人。1917年出生,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入党。红军时期任班长。抗日战争时期任排长、代连长、营长、营教导员、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旅长、军分区副司令员、师长。建国后任第五航校副校长、第十一航校校长,副军长、军长、兰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1961年晋升为空军少将军衔。

他从怕飞机恨飞机到想飞机,继而参与新中国人民空军的组建,亲手放飞了一批批“雏鹰”,为人民空军建设奋斗一生,被誉为“理想高于天,一心想上天,由‘家雀’变‘雄鹰’的客家骄子”

■  蒋媛(整理)
“娃娃兵”痛恨敌机 感慨当年险
    杨思禄,1917年10月出生在江西省于都县葛坳乡牛婆田布头村一户贫苦农民家里。他14岁就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3年参加少共国际师,编在第四十五团一营三连。
    1934年4月28日,少共国际师参加了广昌保卫战。杨思禄清楚地记得,他们刚上战场就遭到敌人飞机的狂轰滥炸,因为年纪小,每个人的心里都忐忑不安。前面的二连还没有进入阵地,仗还没打就被飞机炸死炸伤好几十人,令人心里十分难过。所以从那时起,他就特别痛恨敌机。
    那场战斗里,少共国际师伤亡很大,因为敌人飞机炸、大炮轰,少共国际师的工事碉堡被摧毁,有一个排,打到最后只剩下6人,排长咬破手指,写下血书“以血还血”。肖华政委拿着血书教育大家化仇恨为力量,勇敢杀敌保卫苏区。
    1934年10月17日下午,杨思禄告别家乡渡过于都河,开始踏上了长征之路。
    杨思禄将军说,长征虽然极其艰苦,但是大家不怕苦,不怕累,也不怕打仗,就怕负伤或者生病掉队。长征路上的两次掉队,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
    第一次是在1935年遵义会议后,在攻打一个县城的战斗中,杨思禄左脚受伤,部队把他寄养在一个老乡家里。那个时候没有钱,用大烟抵钱,当时贵州人把大烟当宝贝。有个当地人教唆这名老乡说,把杨思禄干掉,或者是交到国民党那里去。杨思禄知道这个情况后,急中生智“哎呀”叫起来,称肚子痛得厉害,并对这两人说,他有两斤大烟在屋里的枕头底下,要他们看住。自己趁“解手”的机会,赶紧拄着个棍子一瘸一拐地跑了。
    第二次是因为生病,加上两三天都没有吃饭,晚上还下着雨,他就睡在树底下。天亮以后,部队走了,他不但走不动,连坐都坐不稳了,支持不住又倒了下去。一名战士把他拉起来晒太阳,等太阳把衣服晒干后,他和另一名战士互相搀扶,互相鼓励,追了好几天,才赶上大部队。
    抗日战争开始后,杨思禄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警卫连排长、代理连长、冀热察挺进军三十七团副营长、营教导员、冀东军分区特务营营长、冀热辽军区特务团团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
    1941年日军大扫荡,冀东第一支主力部队十二团遭受损失。十二团重新调整后,曾克林担任团长,杨思禄任二营营长。日军在冀东制造了震惊全国的潘家峪惨案,冀东军区十二团决心为乡亲们报仇,伏击了潘家峪惨案元凶佐佐木部。十二团二营在营长杨思禄、教导员刘光涛率领下,与敌肉搏,击毙了佐佐木。
    1941年,杨思禄在玉田南战斗中,与司号员同时腿部负伤,被转移到蓟县县城边一个小村的老乡家里。刚安顿好还没来得及与老乡多说几句话,日本兵就拿着刺刀闯了进来。因为杨思禄是南方口音,一说话就会暴露。危急时刻,一个年轻女子迎上前来说,炕上躺着的是她丈夫和兄弟。经过一番周旋,日本兵没有发现破绽随后就撤了。正是有了这位女老乡的大义果敢,杨思禄和司号员才得以平安脱险。
从陆军调空军 天高任鸟飞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新的兵种——空军领导机构在北京宣布成立,杨思禄奉命进京参与空军组建工作。33岁的杨思禄从此与中国空军结下了不解之缘。
    杨思禄进入航校后心想,要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管好空军部队,作为一名参谋长,必须尽快熟悉与掌握飞行技术,逐步由外行变为内行。于是,他主动向领导要求,学习飞行知识,掌握驾驶技术,争取当个合格的飞行员。经过严格体验,上级批准了他的请求。
    刘亚楼司令员兴奋地对他说:“你下决心学飞行,我同意,组织上舍得花这个本钱。”杨思禄听后高兴得一蹦三尺高。这年夏天,他终于迎来了“放单飞”的日子。可是,深奥的飞行原理和复杂的驾驶技术,对于放牛出身的杨思禄来说,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一接触《飞行原理》、《飞机制造》和《发动机原理》这些理论书籍,他就像放牛娃看“天书”——头痛脑胀。
    但是,困难吓不倒历尽长征艰险的红军战士。为了早日飞上蓝天,成为合格的空军飞行员,他废寝忘食,知难而进,把一切烦恼与困难都抛之脑后,不懂就问,不会就练,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锲而不舍,专心致志。
    在学习飞行的近两年时间里,一个心眼钻进书本里,在飞行知识的海洋里奋力拼搏,潜心遨游。有人劝他:“胡子一大把了,职务那么高了,好好地在地面上享享青福了,何必自讨苦吃学‘上天’呢?”好心的劝解并没有动摇他学习飞行的决心。他想,那么多红军战士,为了革命的胜利,把生命都抛弃了,我是战争的幸存者,为了祖国的和平和建设,学习飞行吃点苦,受点累,算得了什么。对杨思禄来说的确是来之不易,因为在同一批的学员班里,学员大都是高中毕业生,年轻、聪明,与他们相比,杨思禄的条件最差。但没想到的是,杨思禄是同期学员中学得最好的,而且是第一个放单飞的。领导之所以第一个给杨思禄“放单飞”,也希望杨思禄能给其他学员做个好榜样。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学习和训练,杨思禄终于能单机飞行,翱翔蓝天了!通过层层严格考核,他成了一名合格的飞行员。学习结束后,调任空军第十九师师长。
    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打击美国侵略者。我国空军三师、四师和十二师奉命同美帝国主义作战。由于我方飞行人员伤亡很大,杨思禄所在的空军十九师抽调大批飞行员补充到空三师和空四师。中朝人民并肩作战,挫败了美国侵略者的空中优势,共击落、击伤敌人飞机一万两千多架,赢得了反侵略战争的伟大胜利。
    1954年,杨思禄调任西安十一航空学校首任校长,一干就是9年,专门培训飞行员。他熟悉飞行业务,认真制定培训计划,精心组织飞行训练,有的放矢地做好飞行员的思想政治工作,经常给飞行员以业务上和技术上的指导,为我军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合格的飞行人才。

 

相关新闻
标签: [责任编辑:车厘]
分享到: 更多
网友评论972人参与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 册
 
国防新闻网介绍 | 投资者关系 | 广告服务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
国防时报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06728 川新备12-000053
Copyright©2011 National Defense Newspaper All Right Reserved.